您好,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,今天是2020-07-12
网站首页 >> 打工经历 >> 正文

我的移民生活打工生涯

发布日期:2020-06-18  来源:

我去的第一家店是一个卖菜的市场,我站在外面,看着店伙计们不停地在忙里忙外,嘴里叽哩哇啦全是广东话,我就傻了,但想既然来了,就一定要试一试,怯怯地走上前,想问一问店老板是谁,谁知他们不会普通话,我也不会广东话,最后,只有用英语说留下电话号码,可想而知,他们会聘用一个不会说广东话的大陆人!

我用一天的时间准备去面试三家公司,第一个目标完成后,开始了第二个目标的搜寻,出门之前,我已在地图上划出了区域,所以,坐上公交车往第二个目标进军即可,午餐当然是简易的面包,一路上吃着,肚子也就饱了。

第二家公司是一个鱼厂,韩国人开办,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找到这家公司,因为路不熟,走了近一个半小时的路,真累得够呛,接待我的是一位韩国小姐,讲英语,让我填一张表之后就带我去见管工,我没有填大学毕业,更没有说在国内是经理,只是告诉她SIN卡还没有下来,她说没关系,下来后,告诉她号码就可以,就这么容易,就这么简单,管工让我立即去买大一号的胶靴和胶手套,并穿厚衣服第二天就来上班,我不明究里,心想照办即可。按照管工给我的地址,我去买用具,顺便给表姐打一个电话:我明天上班了,工资是每小时7.75加元。

早上5:30分准时起床,梳洗吃饭后,6点就出门了,门外一片黑,夫担心,我也害怕,他送我到车站,千叮咛万嘱咐,上班后,一定要打听公司的电话号码,以便将来紧急备用。就这样,顶着黑夜,我开始了第一天的打工生涯,我是在冰库干活,走进冰库,立即感到一阵冷意,地上到处淌着水,韩国老板和我们寒喧之后,把我安排在一条流水线上,和许多人挤在一起拣海旦的脏东西,海旦和污物由前道工序挖出,放入一直流淌的水中,流到我们第二道工序时,我们必须尽最大的可能把污物拣出来,让好的海旦继续流淌下去,第三道工序的人会接住好的海旦,由第四道工序的人再进行一次挑选,最后进入包装车间,包装车间的活最轻,最干净,最暧和,最重要的是干活的时间最长,也就意味着拿的钱最多,许多人都想挤进去,但需要老板的安排。就这样我开始不停地做起了机械活,紧靠近我的是一大缸流淌着的水,在零下几度干了两个多小时,我浑身冰凉,浑身僵硬,休息的时候,我缓缓前行,老工友们拍拍我,我摇摇头,报以苦涩的笑,他们说坚持一个星期就麻木了,多穿点衣服,该偷赖的时候,就不要太认真了,老板不会多给一分钱。可我不敢,我刚来加拿大,等着干活的钱来支撑全家的生活费呢。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我的精神和体力状况反而越来越差,每天重复干着同一样的活,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将来怎么办?手指因干活而肿了起来,每天盼着中间的休息时间,真是感叹加拿大政府伟大,政策规定做完2小时必须休息15分钟,可常常恨休息室是在二楼,拖着疲惫的身躯还必须走上二楼,那一种无奈、绝望、欲哭无泪的感受,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体会。每天,我几乎都要干到晚上8点,路上等车转车,到家就是9点多,腰酸背痛的滋味常常让我扒在地毯上,饭都不要吃,更不愿第二天早上去上班,夫心痛地帮我揉腰,饭也是他烧,孩子也是他接送,还要上图书馆、上网、找工作,先生想回中国,大陆有一份很好的工作等着他,但我不愿意回去,我相信目前的困难只是暂时的,别人能过,我们也可以挺过去,相信将来总会好起来。也不知为什么,常常一觉醒来,又非常有责任感地想着要去上班。经历这样的生活,真得是一种煎熬和痛苦,也是一种毅志的磨练,有一次,在回家的路上,想起过去的风光,再想想现在的境况,真不知道来加拿大是否是为了追求这种打工生涯?三十多岁的人了,从来没有做过如此重的超付荷的体力活,是自已心态问题?还是新移民就应该学会打工?强忍着眼泪和身体的疲惫,回到家,实在忍受不住,扑在先生的怀里大哭起来,女儿站在一边,也抚着我沾泪的头发,眼圈红红的,也许她并不知道我心中所承受的,但见我如此伤心,也仿佛懂事许多。

还有一次,我实在是一时无法忍受这种生活,打听到工厂附近有一所学校可以做英语测试,就约了先生在我下班后来接我,并一起去做英语测试,可以快一些学英语,快一些找工作,快一些改变自已的命运,其实人往往是因为绝望,才会不切实际地去寻找希望,。那一天,正下着潆潆细雨,天已大黑,一个人站在路边,想着自已的心思,焦急地等着先生,一辆车过去了,又一辆车过去了,雨冷冷地打在脸上,生疼,一个小时过去了,我急着想打电话回去,但苦于身上没有带一分钱,车票是预先买好的,见到路旁有一家中国人的修车辅,就想着同是中国人,应该可以借用一下电话,怯怯地走上前,说明自已的境况,却不想遭来一阵冷遇,不信任的眼光,让我真想钻进地洞,因为Downtown的街上每天晚上都有女人站在路边,有人告诉过我,那是妓女。电话是借不成了,一心的委屈真不知如何诉说,想起来加拿大一切的不顺,眼泪实在忍不住了,失望地走回车站,一路上眼泪和雨水混合在一起,喉口处不住地哽咽,也不知先生怎么回事,就这样,一路上,我的眼泪没有干过,我回避着人们,头一直低着,也许哭过,一切就都好了,回到家,已是晚上9点,我依然饿着,先生在烧饭,木然地望着我,没有一丝想过来安慰的样子,我真的感到伤心透顶,跑回睡房,把门锁上,倒在床上就哭,我急着想逃避目前的窘状,但又苦于找不到出路,夫同样烦恼,在国内读完硕士和博士,有几份很好的工作供他选择,而我要出国,无奈之下,他选择了我,选择了加国,所经受的一切,使他动起了欲回的念头,在我没有认清一切之前,我绝对不回头,我相信一切会好起来。当我在黑屋子里哭够,伤心够了的时候,夫也没有出现。我知道,夫妻之间如果一味地冷战下去,对家庭并没有太多的好处,我幽幽地走出门,却发现女儿一直默默地坐在门外,并没有打扰我,只是听着我的哭泣,我拉着她的手,走到厨房,想让她吃点饭。后来,我才了解到,先生下午去接女儿,因一路上堵车,整整耽误了一个多小时,等走到学校已是下午5点多钟,天黑了下来,老师因照顾女儿,无奈地陪着,一脸的不高兴,打了许多电话,找不到我们,再等下去,学校决定要送小孩去政府寄宿学校,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养小孩!听完先生的讲述,我的心更是凉了半截,生活对我们来说,实在太艰难了。过后,先生又补充说,这种状况,我怎能再去考试?你等不到我们,自然会回来。我还能说什么?每个人都承受了许多。饭后,我们写了一封道歉信,让女儿带去学校。经历这一切,我们也反思了自已,不能太急,慢慢来吧。

不知不觉中,我认识了许多女工友,我了解到他们也是技术移民,先生读书,太太打工,寄将来先生找到工作了,一切都好了,还有的夫妻双双打工,多挣点钱,现在苦一点,将来回国做生意,也是一种活法,她们乐观,开开玩笑,和男工友调笑。唉,我常想,我要象她们那样就好了,看到我一张苦脸,一脸的无奈,她们常会安慰我,这时,常会让我回忆起过去在公司上班,所谓的白领,人与人之间非常防范、虚假,在这里,大家都是打工,又无需动脑,一切都简单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和大家也混熟了,我需要大家的友谊和鼓励,在国外,一个人太单薄了。有工友问我先生在干什么?愿不愿意去打三天工?除草!我先答应了下来,回家后,就开始劝说先生:什么心态要好,在国外,人生地不熟,打工主要目的是了解社会,融入社会,简历信已发出了,在家等也没有太多意思,还不如多挣点钱,慢慢总会好起来,一番云云。他总算答应去试试。呵!我长呼一口气,夫总算迈出了第一步,一天的试工下来,他同样累得扒在地上不能动,从来没有做过如此重的体力活,浑身到处都是泥,但我感到他的心情还是很愉快,他告诉我:他现在知道他不仅可以靠脑力吃饭,体力也可以。三天过去了,他拿了一张现金支票回来,但也没有活了,闲下来的他,手捧着英语书,问我要不要再去找工打?我说可以啊,我去公司问一问,圣诞节快到了,活很多,需要人的话,你就去。当然,一切都如愿以偿,老公也去鱼厂上班了。现在,我的心情已好很多,每天虽然很累,但先生和我一起顶着星星去上班,踏着月亮双双回,仿佛又回到从前恋爱的时光,反而别有一种幸福陶醉感,生活就是这样,有苦有甜,晚上回家还要烧饭,先生还要训教女儿,可怜小孩也必须随着我们东奔西颠,她同样要经历一种心理历程。我需在下午请假去接小孩,以此为理由,可以常常溜出去见见太阳,为自已不想打工找一些理由,这样心情也会舒展许多,早上由我表姐开车送她上学,日子就这么艰难过着。但我们心中充满了希望,在我干活半个月后,我们就决定去多伦多城市,为了断绝留在温哥华的念头,我毅然定了机票,因为在温哥华,除了天气风景之外,我感到的只是艰难,打工难,上英语课难,小孩上学难,和表姐住在一起,由于生活习惯不同,也难。

为了省钱,我定了圣诞节后的1月10日飞往多伦多,这时候的机票费已降了下来,我给自已定了规矩,不要用大陆带来的钱,我们要用在温哥华挣的钱,飞去多伦多,就这样,过节没有过,从早上上班到晚上,天天如此,老板表扬我工作努力,能吃苦,已调我去了包装部,由于我干惯了机械活,让我包装,还要有艺术性,外观要漂亮,我就需费脑筋,不知为什么,我突然感到原来的活多好啊,不用动脑筋,只需两只手不停地划。这时候,我又会回忆起过去,当初在上海外资,因老板是外国人,所以规定公司的工人干活也有15分钟的休息,当时不理解,也体会不到工人的那一种辛苦,而且一到时间,工人就放下活,再有急事,他们也不管,当时高高在上的我感到不可理喻,现在,轮到我做工人了,我感悟到了一切,这是对的,各负其责。人啊,人啊,真得该设身处地的多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,理解是多么重要啊!

Copyright (C) 2013 usaphoenixnews.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

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
郑重声明: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。本网所有内容,包括: 文字、图片、音视或视频,凡来源注明: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,版权归本网站所有。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。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。 详情点击 这里
联系方式:usaphoenixnews@gmail.com    电话:(213)999-8299     页面执行时间:4.4毫秒